手机版
|
微信
欢迎光临甘肃省环县第一中学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一分快三注册邀请码>论文 > 正文

谈《寡人之于国也》的论辩技巧

作者:饶东红 来源:环县一中信息网 发布时间:2015年12月23日 点击数:1,065 字号:【

  【摘要】“亚圣”孟子不仅是儒家大师,也是位善辩者,他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或设喻或诱导或铺排,传经送道,巧施辩术,最终说服梁惠王行仁政。本文就针对《寡人之于国也》这篇文章,谈谈孟子的论辩技巧。

  【关键词】孟子    雄辩艺术    论辩技巧

  从青灯黄卷的点点微晕中走来,孟子是智慧的化身;从怀才不遇的幽幽叹息中走来,孟子是理念的引航者;从百家争鸣的鼓声中走来,孟子是儒家的仁士。孟子,千秋的亚圣,万古的仁贤。宦海沉浮,磨灭不了他对政治的热衷;山河破碎,阻挡不了他济民的脚步。依旧是步步为营,依旧是风餐露宿,依旧是辗转奔波,孟子用或委婉或犀利或幽默或辛辣的语言说服各国诸侯施仁政行王道,因为他心系苍生,肩担道义。

  公元前361年,在梁惠王执政后期,由于魏国在几次重大战役中惨遭失败,失去了昔日的强盛。后来,梁惠王为振兴魏国聚集人才,孟子被“招贤”应邀来到魏国。正是在接触、交谈的过程中,孟子与梁惠王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于是有了《寡人之于国也》这一次传诵千古的政事问答。孟子的论辩技巧,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善于抓住人物心理巧设喻

  东汉赵岐《孟子题辞》中说:“孟子长于譬喻,辞不迫切,而意已独至。”比喻手法可使语言形象、生动,把抽象的事理具体化,形象化。孟子设喻娴熟自如,在本文中可见一斑。

  《寡人之于国也》记载的是孟子与梁惠王的一次耐人寻味的对话,围绕“民不加多”的问题展开讨论。梁惠王自以为对国家的治理已十分“尽心”,自诩“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而已”,“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他的“尽心”,表现在实施救灾的具体措施上:“河内凶,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尽管邻国之政不及他如此“用心”,可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为此他深感焦虑,因为魏国国力虽然衰败,但梁惠王仍不甘心,依然野心勃勃,他所采取的“移民移粟”的措施,是争夺人力的表现,渴望能借此增加兵员,解决劳力不足等问题,以提升军队战斗力,实施其问鼎天下雄霸九州的政治目的。为此,乃发问“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

  孟子深谙其人,迅速抓住对方心理,他不直接回答“民不加多”的问题,而是用梁惠王最熟悉的事例设喻,启发对方,使对方容易接受,一句“王好战,请以战喻”快人快语,对话序幕就此拉开,由战争引出逃兵,由逃兵引出“弃甲曳兵而走“的两种情况:“或百步而后止,或五十步而后止。”根据败逃距离的远近,反问梁惠王“以五十步笑百步,则何如?”进一步诱使对方在不知不觉中说出否定自己观点的话:“不可,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论辩进入高潮,孟子巧妙的解决了梁惠王的疑问,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王如知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

  显然,孟子设“以五十步笑百步”这个圈套,内涵丰富,寓意深刻,这样做可暗示梁惠王所谓的“尽心”与“邻国之政”的不“用心”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只是形式上和程度上的不同而已。从本质上揭露出所谓的“移民移粟”的虚假性,指出梁惠王搞小恩小惠并不能使民加多,他所实施的实际上是暴政虐政苛政,天下的老百姓不来归附也就是一种必然了。那么,如何才能使“民加多”呢?孟子长于揣摩人物心理,知道梁惠王极其想知道其中的奥秘,他诱导启发,始终争取主动,顺着自己思维的轨迹,巧抓时机,大胆地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张“施仁政,行王道”,于是 “王道之始、王道之成”被顺利提上议事日程。

  二、善用对比表达观点

  “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意思是说:“现在的魏国呢,诸侯贵族家的猪狗吃的是人所吃的食物,却不约束制止;道路上有饿死的人,却不打开粮仓赈救。”着实令人愤怒,真可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老百姓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统治者富可敌国却花天酒地,奢靡暴虐。“想民之所想”、“急民之所急”成了空头支票,社会不公,政治腐败,梁惠王却口口声声说自己“尽心”了,虚伪至极,怎能不令人痛心呢?孟子用颇为辛辣的言辞直斥当局者,如此弊政之不弃,何来百姓安?如此暴政之不除,何来天下安?百姓兴则天下兴,行仁政施王道断不可迟疑,与民同乐,才可以“王天下”。孟子运用对比之法揭示矛盾,强化情感,极富感染力。 

  三、善用排偶阐述主张

  说起“王道”,论及“仁政”,孟子更是游刃有余。本文第五、第六自然段大量运用排偶句式 ,“不违农时,谷不可胜食也;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食也;斧斤以时入山林,材木不可胜用也。谷与鱼鳖不可胜食,材木不可胜用,是使民养生丧死无憾也。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数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一气呵成,气贯如虹,突出思想,深化感情,增强语势,整散结合,凝练集中,概括力强。音韵和谐,节奏鲜明,琅琅上口,意义严谨而又富有表现力。可以想见,梁惠王曾一度沉浸在孟子滔滔不绝、气壮山河的雄辩中而屏声凝息,王道之始、王道之成在孟子的舌尖上欢快起舞,施仁政、行王道则天下太平、百姓和乐,理想世界被他渲染得有声有色,那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美好画面不由得不使人心生向往。民富则国强,民智则国威,物质文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双管齐下,何愁民不加多?以民为本,乃为王之道。经此一番说理,想必梁惠王顿时豁然开朗!

  四、论证层层深入,环环相扣

  孟子为了申述宣扬自己的观点,常常采用设问的方式,在一问一答中,层层深入,环环相扣,直击要害,直至将对方点醒。梁惠王发问:“民不加多,何也?”孟子“请以战喻”,大大的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在梁惠王的期待中,他却提出非常简单的问题:“以五十步笑百步,则如何?”,这就为回答“民不加多”的原因做了铺垫,为引出仁政思想蓄势,从而激发其寻找真正治国之道的欲望,因势利导,自然的过渡到他最想谈的“王道”。步步善诱,层层搭桥,让人衷心叹服。

  行仁政,从“王道之始”谈起,即“使民养生丧死无憾”。让活着的人幸福,活出生命的滋味;让死了的人无憾,死得其所。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孟子在阐述“使民养生丧死无憾”的具体措施时,提出了三个要点。第一个要点“不违农时”,旨在解决老百姓的生存问题,指出要合理发展生产,希望统治者不要因满足一己之私欲,而在清明、谷雨、立秋、处暑等时节肆意地滥用民力。第二个要点“数罟不入洿池”和第三个要点“斧斤以时入山林”,旨在维护生态平衡、保护生态环境,保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达到可持续发展的目的。任意地滥捕乱猎,随意地滥砍乱伐,都将直接地影响人的“生”和“死”的质量。三点的命题都集中在“养生丧死”的问题上,层层推进,步步深入,环环相扣,浑然一体,凸显出孟子论辩之雄浑、缜密和深沉。

  接着,孟子趁热打铁,直接陈述“王道之成”,即“七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衣帛食肉”,在兵连祸结的战国时期,那可是一个美丽的梦幻。孟子不遗余力地描绘着美好的太平景象:“五亩之宅,树之以桑”、“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百亩之田,勿夺其时”。旨在解决百姓的衣食住行等物质生活问题,使民有所养,吃有食,穿有衣,住有屋,耕有田。并在生活有保障的基础上在精神上教化民众,而“教民”的途径,就是“谨庠序之教”,借此“申之以孝悌之义”,来达到“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这样一个溢满人文关怀的境界。教化百姓一心向善,最终使幼有所长,壮有所用,老有所终,事有所成。天下人心甘情愿来归顺是必然的,一切水到渠成。

  当梁惠王全然沉浸在诱人的大同世界里,彻底地成了孟子思想的俘虏时,孟子一改温和之态,言辞犀利,直击现实中令人发指的虐政:“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鱼肉百姓,这哪里谈得上尽心呢?针对统治者归罪于年成的推诿,孟子更是毫不留情——“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如此反问,一针见血,掷地有声,不容置疑。告诫统治者要时刻反省自己,立即割除暴政、虐政、苛政,救民于水火,施仁政行王道,“斯天下之民至焉”。谈话结束,戛然而止,剩下的恐怕就是梁惠王无尽的思考。

  纵观全篇,孟子牢牢把握“王道”这一论述中心,按照其内在发展的逻辑顺序,采用了递进的结构方式论证,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由“民不加多”的疑问引出话题,然后“以五十步笑百步”含蓄否定梁惠王施政方针,最后阐明施仁政行王道的具体措施。这样层层深入,环环相扣,边破边立,有条有理,逻辑性强。

  孟子,关注苍生,心系百姓,胸襟博大,主张民贵君轻、以民为本,乃仁者;机智聪颖,旁征博引,因势利导,层层推进,归谬反驳,执经行权,乃辩者!

[字号: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